百家娱乐场试玩 - 台湾人设计的“下半生”活法探秘

百家娱乐场试玩,在台湾,李伟文是一个很多人熟悉的名字,他是牙医,是环保组织的创始人,去年所

著的《活得兴高采烈》,至今仍在热卖中。

2009年,50岁的李伟文开始认真地思考自己的下半生。他发现,自己期待的晚年生活

,既不是和子女捆绑在一起,也不属于寂寞的养老院,他想和自己的老友们,抱团取

暖,结伴到老。

在他的号召下,一个养老的新模式出现了:相识多年的老友们,集资在台南买了一栋

房子,他们相约住在一起,一起变老,死后也要葬在一起。

今年56岁的李伟文,是一个相当另类的牙医。他号称“一生玩不够”,每天只约诊10个

人。20多年前,他“玩儿”出了一个读书会,随后不久,又创办了“荒野保护协会”。

李伟文总想找点事儿做。“老友关系再好,每次见面都吃吃喝喝,聊点闲话,慢慢不

就变成了酒肉朋友?”为了维系友情,李伟文和朋友们商定,每个月一起看电影。“我

们不去外面看,而是带着好吃的,集体到一户人家,先放电影,然后讨论、聚餐,一

起互动。”或许是找到了共同的话题,这项观影活动维系了近20年。

2009年,年届五十岁的李伟文突然意识到,他的生命进入了下半场。他和年龄差不多

的朋友们,一起成立了一个俱乐部——“夏瓣生”。他说,“如果人生是春夏秋冬,我希

望50岁还像夏天,仍像盛开的花瓣一样灿烂。”

“夏瓣生”成立后,李伟文发现,这些50岁的老朋友,有时间有体力,除了看电影和聚

餐,大家还“蠢蠢欲动”地想做点什么。“这件事儿不能太“轻”,要对社会有益处,长时

间不做对社会有贡献的事儿,你会觉得生命失去价值。”思来想去,李伟文突然想到

一首歌“我愿好友常常相聚首,对着明月山川相问候”。“这句歌词一下启发了我,我们

可以去徒步,不仅对身体好,还可以联系各地的公益组织,做点贡献。”

2012年,“夏瓣生”的成员们开始“走”起来。每个月大家会挑选一两处村庄,进行一次

短途旅行。李伟文将这种旅程叫做“蜗行”,白天,他们徒步,吹风,看风景;晚上,

大家住在一起,聊天、聚会,摆上“龙门阵”(打麻将)。每次出行,成员们都会事先

调查当地有哪些公益组织。“每走一公里,每人捐献20元,这也是我们和当地的一种

连接。”夜晚,有成员宣布,我们又捐了2千元,大家掌声雷动。

几年前,“夏瓣生”的蜗行走到了台南。台南气候宜人,一年有300多个艳阳天;四处都

有古迹,悠闲的生活充满了文化气息。当地的房价又特别便宜,李伟文灵光一现:“

我们退休后可以到这儿来,盖一栋房子,住在一起!”

没想到,真有十几个家庭响应了他的提议。大家立即行动起来,走访养生村,一起去

看地,最后,他们决定:在台南买一块地,自建一栋“老友公寓”,作为蜗居基地!“虽

然每家的情况都不一样,但年龄相近,我们的生命追求很接近,50多岁,都在考虑养

老,在设想未来的生活。”

“老了之后,对事业的关注就没那么看重,反而更担心寂寞问题。这时候老友就很重

要。你当然还可以交新朋友,但新朋友有一个问题,你们没有共同的生活经历,你讲

什么,别人都听不懂。”在李伟文的设想中,朋友就要住在一起。“不然现在可以四处

旅行,互相碰面,等到七八十岁呢,大家都走不动了,谁能跨过200公里去见面?”

李伟文说,“抱团养老”不是一个草率的决定。“台湾现在五十多岁的这代人,应该是陪

父母终老的最后一代人,被孩子们‘抛弃’的第一代人。就拿我身边的朋友来说,很多

人根本不结婚,结婚也不要小孩,即使家里有孩子,也要申请去国外念书。除非你运

气好,不然很难和孩子住在一起。一旦跟着孩子们跑,我们就要切断自己所有的亲友

关系,到时候孩子们有自己的生活,我们就是在给他们增加压力。不如像老友公寓一

样,几个老友住在一起。”

养老院也不在李伟文的考虑中。“住养老院?出门一看,哇,几百个老人,一个个都

走不动了,坐着轮椅,你的心情一下就会垮掉的!如果我们还可以自己走,不用24小

时被监护,那就不要选养老院,要住在正常的生活氛围里,一出门可以看到热闹的市

井生活,看到孩子们走来走去。”

贪恋田园的好风光,很多人将养老公寓建造在乡村,但在李伟文看来,巷弄才是最适

合老年人的地方。“乡村的医疗条件不太理想。对老年人缓慢行走最友善的空间,其

实是台南的巷弄,孩子跑进跑出,巷子里有各色小店,可以缓行,可以聊天,可以随

时停下来,这才是属于老人的人情空间。”

找到了合适的地方,12个家庭一起集资400万台币,开始建造未来的“蜗居”。在他们的

设想中,老友们要住在一栋楼里,每户的面积不需要很大,反而是要留出较大的走廊

、餐厅,用作公共区域。“你看着400万很多,以为这是部分人才能享受的生活,对不

对?其实这笔花费已经很少了,在台北,一户几十坪的房子就需要上千万台币。如果

你在台北有一处房子,哪怕很小,只要卖掉它就可以搭建自己的‘老友公寓’,剩下的

钱还可以供你生活二三十年。”

即使卖掉旧房子,李伟文也不后悔,“俗话说,千金买房,万金买邻,跟一起打过天

下,彼此信赖的老友住在一起,没事儿聊聊天,喝一点小酒,多么让人期待的生活!

除了住在一起,一起到老,李伟文还在计划:大家葬在一起。“把自己放在金棺、银

棺里,让孩子们大老远去祭祀,多无聊!不如我们省下丧葬的费用,集体购买一块自

然栖地,把骨灰洒在这里,一生的好朋友,洒在同一片土地,孩子们可以一边看我们

,一边成为朋友,这才是真正的‘友谊长存’!而且这样一来,这块地既不会被购买,

又不会被开发,在另一种方面来说,还保护了大自然!”(李熙爽)